2017/11/3~2017/11/30 郭艷雅.江漢清 雙人聯展

豔光雅色 - 郭艶雅

不受傳統拘束,未受教於美術學院,作品不屬於任何畫派,出社會後才重執畫筆,沒有驚世駭俗、撼動人心的巨作,把生活、旅遊或記憶片段,表現在畫裡。透過敏銳的觀察及對顏色的掌握,發揮女性特有的敏銳,描繪出如絲綢般的柔軟溫馨,使人看了都倍感親切。作品並不是在表現外表的形、色、光、影而已,而是心靈深處的獨白。

作品有刻劃宛如親情般溫暖主題,以及早期農村想像和大自然的山水風光,更有靜物特色。色彩亮麗、顏色豐富飽和,作品自然無拘束,反應對藝術的追求。

她努力地向前輩、大自然學習,希望自己像海綿般吸飽藝術養分。不斷探索各種新知和技巧。把人生經歷如實地表現在作品上,開墾出自己的藝術天地。


詩瓷陶話 - 江漢清

創作的精神層次,有著極高的生命理念,他堅持做自己,不忘初心,純真的赤子之心,是創作不可多得的真實本錢。他酷愛自然探索山川,因而創作上離不開大塊天地的影響。

雄眼鷹揚,山禽林獸自然出現在近期的創作上,他將鬼斧神功的山石,結合山禽走獸表現在陶器上,不同於傳統的陶藝家而別有自我的風格。大筆揮毫下的山河,細觀其景致紋理,意象山水淋漓的韻味;應用線條加以整理出體感量塊,線條律動躍然於上;而局部的飛禽野獸連結山林,又有強烈裝飾的味道,藝術調和默合了自然山水,光澤輝亮。

獨有的繪畫語彙,表現生命的堅韌與厚度,筆峰中悄悄露出內心的印記,藉著藝術創作安頓一顆繹動的靈思,讓心靈有所歸屬。




2017/9/2~2017/10/31 劉鎮洲 陶藝創作個展

對於創作表現的主題,我常選擇綿延不絕的山巒,敘述晴朗超脫的胸懷與寬闊開敞的氣度,或以雄偉壯麗的山峰,表現堅忍不拔的氣勢與積極進取的精神。從高低起伏的山丘,呈現柔和順暢的心情與和平舒坦的心境。我喜歡以悠然的雲朵,展現輕柔自在的氣氛,而以微波盪漾的水光,顯現輕盈活潑的情懷,或以一股湧泉流水,流露無限生機。有時更跳脫具體現實的空間,以樸質粗糙的陶土與平順柔滑的釉藥,表現陶瓷材料變化豐富的特質。以黏土造形的起伏轉折,呈現三次元空間變化的神奇與微妙。或以立體形態的飽滿充實,顯露陶瓷塊體中所隱藏的豐富生命力。對於生活陶器的製作,也是以自然元素為造形基礎,尊重黏土的特性,順應人與土的互動狀態,讓陶瓷器物與人之間具有親切感,並和諧地融入現代生活空間之中。

在陶藝造形創作表現裡,我常描寫的主題大部分與自然的景致或現象有關。我常以切割地塊的方式,將自然景觀中的局部予以分離,而將原有景觀中的壯闊氣勢與綿延變化景致,濃縮在這塊造形之中。在表現自然地塊的作品中,形體輪廓的單純簡潔、工整的切面與柔和的局部起伏面,是作品在造形形態上最大的特徵,由於這兩者不同性質的造形要素和諧地交融於作品中,使作品面醞釀出一種幽雅、恬靜與祥和的氣質。在作品表面的處理上,我常保留含粗質顆粒熟料陶土的質感,配合局部的施釉效果,使作品呈現出樸質、含蓄而具量感的泥土之美,並顯露出其中所蘊含的豐富生命力。部份作品則以柴燒方式燒製而成,呈現煙燻火痕與落灰成釉的效果,以增加作品中自然樸質的美感與蒼勁古雅的韻味。



2017/7/5~2017/8/31 李芬蘭 游離 個展

從逃離現實,在大自然的觀看經驗中發展出的繪畫,它以「自我存在其中」的面貌出現,畫布形同是自我身體的斷片,以細碎的、含混的感知描述,作為容納片段與碎裂的印象、記憶。

自然萬物的生滅無常,隨著季節時序不停地變動著。在我記憶中的大自然,是由許多的碎片和瞥見構成的無限組成,而由記憶痕跡堆砌而成的作品,則是經過不斷的演繹、生成和再造的結果。

游離在本質與存在、想像與真實、可見與不可見之間的繪畫,那是一種追尋自由與解放的狀態。個人在想像的空間中漂移著,並與心靈的脈動產生共振,在透過繪畫的過程釋放而出的,是自我的生存意識與情感的能量。

藉由脫離自然環境、物象間的轉化,與身體運作的意向性,來表達自我的感知,或形塑他者的一個外在世界。德布西說:「自然之浩大,總能忠實地反映在我真摯而脆弱的靈魂裡」,他把印象中的大自然景象用音樂律動編織起來,而我則以繪畫詮釋了他的詮釋— 那分裂、浮躁的現代靈魂,正飽受煩躁和焦慮的煎熬。



2017/6/3~2017/7/2 吳祚昌 視界 油畫展

「視界」─ 一個共同擁有的異想世界是我們的視界交疊起來的

「我的視界」提供一個空的「直接視覺」,等待「你的視界」去填補,視看成為畫家與看畫者的異覺想像。

發生在思維前的「直接視覺」像宇宙生成,恍兮惚兮的汪洋大水沛然湧動,像蒼莽混沌的大地以初始姿態覆蓋著畫布,回到思維素樸的源初的視覺想像。我們共同變造非現實的「視界」,讓時間與歷史消靡,讓異想空間無限擴大、再擴大。

「我的視界」,揭開一個空間的視野,留待您的想像去填補,一個共同擁有的「異想世界」是我们運用想像交疊起來的。

你和我都在進行一場「不可思議」也「不可思意」的想像冒險,到你我未知的「異想世界」。浩瀚、崇高、夢幻、幽奇、神秘、詭譎,呼喚深層遙遠的夢幻國度。


附錄

這一切用顏料與麻布塗抹堆積起來的物質為何如此叫人耗盡一生無法罷手。

一種不需要思考的作品是什麼樣子?

不存在的世界比現實生活更貼近心靈的真實。

藝術來自深層內在衝動,卻在從容淡定中完成。



2017/5/3~2017/5/31 陳志芬 志在藝采 琉璃.油畫展

今日科技在向前發展,反觀社會文明卻沒有實質累積,當我們的步履走過鄉間小徑,欣賞晨昏光影,心靈的滿足是網路數位所無法企及的......

陳志芬這次的個人展出,基本語彙來自對自然的讚嘆和生活美感的迴響,目前在大學擔任藝術教師的志芬,曾經投入音樂教育多年,縱橫遊走在音樂、繪畫及琉璃創作之間,感受人生就是一場緩急快慢的交響樂,聆賞樂章之餘,把源於內心的感動化抽象為具體,將明豔的色彩躍上畫布,成為幅幅生動的畫作,更以玻璃媒材煉塑光燦亮麗的立體琉璃。

「志在藝采」展出系列分為兩個主軸 : 油畫方面以東方的潑墨精神融合西方自動技法,搭配印象主義的現代意象,於虛實收放中協調交融,表達具象的造形意想及抽象的澎拜情感。琉璃方面,承受紐約PRATT藝術學院工業設計和台藝大造形所的專業訓練,作品融合了技術與材質的創新,將玻璃的空間感及色塊加上內心旋律的感動,建構成既透又霧,虛實光亮的神秘韻律。

美是想像的泉源,美的感染力無遠弗屆,玻璃的美是心靈澄澈之美,油彩的美厚實而耐人尋味,志芬的創作內容是近年對生活和對創作生涯的自我反芻,向內,追尋美學的啟迪;向外,企求在媒材技法上的多元運用,並希望能與當代藝術和社會脈動共同呼應,具體展現一曲曲美麗的交響詩。



2017/4/1~2017/5/1 賴棟材 紅到底 畫展

紅是堅持也是燃燒

把畫畫好其實不容易,真正藝術家畫的是生命深沈的吶喊……的疼惜…的呼喚…的反省等等,而不是單薄視覺畫面愉悅甜蜜的呈現。所以我認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畫到最後會走上生命回歸之途,因此開始進入嚴肅的境域,也就是時時會自問,我是誰?我從何處來?我又從何處去…「如高更的反思」。因此,走筆沈重、走筆震盪…所謂筆筆有淚、筆筆心酸、筆筆寬恕、筆筆慈悲、筆筆感恩也就是筆筆之入木三分,當此之時的畫作,畫面自然浮現一股深厚的生命力!啊…感動就躍然可見,當然畫作會流傳後世。

我是個寫字人,年經時對書法痴狂不能自拔,嘗謂人曰:颱風天停電,依然點蠟燭走筆練習臨帖至三更,所以線條跟我有一種不可分割的生命之緣,我酷愛線條…線條裡有我的喜、怒、哀、樂,線條裡有我舞動靈魂的旋律,線條帶領我飛躍九霄雲外,更慶幸的是,線條也帶領我進入水墨、西畫、立體雕塑…等,線條裡有我生命藝術的歸屬。

色彩早期我不敏感,所謂五色令人目盲,所以早期我對五顏六色甚至有點排斥,因此,早期我的水墨畫都是黑白二色,也甘心單純沉浸在黑白樸實的境域裡,後來我慢慢接觸西畫,接觸色彩,接觸不安多變的畫面,我才開始反省關心色彩對我的意義,我發現色彩很容易很直接感染我的心情,也就是說色彩很容易把人的感動興奮喚醒,有時因色彩而使悶悶不樂的情緒甦爽開朗起來,雀躍燃燒起來,有一次在歷史博物館看到王攀元老師在紀錄片中說他天生就跟色彩特別有緣,而現在我也慶幸對色彩有了敏感度。

造型的探索也是我努力的方向,有時候一個奇異打破常規的造型放在畫面上會使畫面產生預想不到的視覺效果,叫整個呆版沉寂的畫面生機再現、天馬行空、柳暗花明,所以當我畫到瓶頸靈感枯竭時,就一直再思索尋找,沉思看看能否借什麼樣的造型使畫面起死回生…四兩撥千金的把一張畫的張力、趣味撐起來,使畫面有力厚實的捉住觀畫者的眼睛。

最後我要說的是畫畫對我很重要,用功程度幾近王國維先生所說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喜時我畫,怒時我畫,哀時我畫,樂時我更畫,畫畫裡頭乾坤萬丈寬,桃花源境純,生命的味道在浮沈、在翻滾、在呼喚,畫畫撐起我苦澀的生命。



2017/3/2~2017/3/30 葉發原 田園樂 慶豐收 皮塑藝術特展

葉發原,一貫以「藝術根生於鄉土,創作來自於生活」為創作理念,尤擅以大自然及生命為題材,揉合皮雕與皮塑技法,將靜態的牛皮注入了「生動」與「傳神」,一股源自作品的生命力躍然而出。

其獨樹一格的皮塑寫實風格,開啟皮革藝術新視野。首位贏得文建會頒發最高榮譽「民族工藝一等獎」,及國際間獎賞無數。創作風貌充滿田園野趣、鄉土情懷,呈現對台灣寶島鄉情的眷戀和土地的關愛,巧藝與人文素養兼備,堪稱當代鄉土皮革藝術創作之代表,傑出作品還應邀於羅浮宮參加巴黎東西方國際藝術展。

曾被比爾蓋茲先生收藏其作品且讚嘆為高科技所望塵莫及的精湛工法,另類的台灣奇蹟!作品經常獲選為政府及企業餽贈國賓、友人之贈禮,皮塑人物「豐收」獲選為海基會第三次江陳會送與陳雲林贈禮之殊榮,傳為兩岸三地及國際間藝文界盛事,好評不斷。


Facebook相簿



2017/2/4~2017/2/28 林聰明 盤根放飛 踏石築夢 油畫個展

對生活的土地投注了真切的情感,勤奮努力的以家鄉風情為題寫生創作。林聰明又回到了看似平實平淡,卻深刻動人又有豐富內涵的自然寫實。在創作中即使面對同樣的景物,在很短時間內,他便能藉由不同的距離、視角、時間等擷取新的構圖,發現新的形勢、色彩與表現手法,不斷的尋找新的詮釋與繪畫語言,細心觀察他的畫作,便會發覺其內涵非常豐富。林聰明的作品中,山景雄偉壯闊、大海一望無垠,蘊藏著堅忍不拔的氣息與迎接挑戰的勇氣,每幅精彩畫作都展現出藝術上的真誠與感動,並利用明暗的色彩變化萬千,造就畫面豐富的情感與內藴的涵義。該次的展覽將處處可見他所衷情的山海景致與蘭陽平原的鄉村景色,並將靜謐祥和的鄉村生活與恬靜的農舍田野,毫不保留的在畫作中娓娓道來。期待林聰明將他對大自然萬物的深切感動以及對恬淡生活的用心體悟,用一幅幅油彩畫作與大家會晤,這將會是一場精采而令人感動的展出。


Facebook相簿




2016/12/1~2017/2/1 王惠仁 微我 陶藝展

日常瑣事對我而言是藝術最能吸引人之處,從平凡事物裡碰撞出火花,並藉由生活經驗中提煉生命力,這是藝術創作的根源。創作是記錄生命的容器,生活中的美好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模糊而漸漸變淡,試圖藉由創作的軌跡,捕捉記憶當下的情感表現。創作不只是作品,而是思考,是態度,是生活。

大部分的人在面對前衛藝術時,很容易就得了失語症,藝術的分類和取樣已經變成另外一種少數人的專業遊戲,一般我們所討論的藝術,其實與生活已經漸行漸遠了,藝術到底是人的心靈產物,只要人的本質不變,人的價值與需求是不變的,藝術的宗旨也不應背離人性!

世界一片昏暗,生活本身就是閃電。現代生活水準所追求的「更多」、「更快」、「更方便」,在另一的境界中,是不是等於「更好」,這是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的問題!資訊的光影能不能內化為生命的厚度,或是累積為人生的智慧?對我而言,藝術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改善生活的方式,能令人有美好的感受。

這是一個樂觀的訊息,是一種輕盈的想像;思緒就像流水一樣,把隱形的思緒捕捉到現實,把抽象的意念視覺化;讓理性暫時抹除,空白會引導出直覺,是一種符號與視覺的糾纏,更是情緒的釋放。面對外在各種有形器物的限制,難道沒有一種內在祥和的方式,不依賴權勢,不依賴成功,不依賴金錢或感官的享受,不依賴………。純粹是個人在生活中,面對週遭環境與人的互動,傳達生活中的某種困境以及對生活的想像,創作的過程是情緒與思想的儲藏室,並且也是尋找祥和的途徑。

作品本身,並不是我的真正目的,而為一種生活方式的呈現。作為一位造形藝術的創作者,文字並非我的強項,就讓造型來表達吧!我寧願在生活中發現藝術,把那些被人遺忘的事物,透過我,讓它們被看見。

我閒遊於春、夏、秋、冬,過四季生活,享受簡單、平淡、慢慢的生活。



2016/10/1~2016/11/29 許雨仁 沌沌色色….渾渾形形…. 的,的,的,的蝶蝶幻幻,夢夢洄洄 畫展

對我來說,創作的目的不在於畫技演練。


創作的意義是:在自由、解放的前題之下,發掘「真實我」,發展「個性我」的一種原創活動;是一種建築結構狀態,或是一種內在生命能量的精神旅程。


作品符號可以隨著意志內延或擴展,是內在原力投射的整體呈現,本著自由和解放的態度,任何物也都可能成為創作的材料,重點就在於:「畫者是否直覺敏銳,從凡物中發展想像的能力」。


在創作中,唯有訴諸自由解放的思維,那個「真實的自我」才敢暢所欲言和為所欲為,而「自主性的創作」和「個性化的風格」也才會水到渠成的出現。


我的創作隨時隨地都可進行,材料不拘、形式不定、內容也沒有預設,雖然如此,有一些圖形似乎隱藏在本我心之中,在無意識與有意識交錯創作活動中,就會自然自動地出現。


如晨曦前的迷濛混沌,

從門戶內觀看天光的景色似實而虛,

感受自己本質,作品讓我更迎向自己的精神內涵。





2016/8/2~2016/9/29 鄒恆德 水墨.書法創作展

一晃眼,人生已過一甲子,在不知不覺中劃過千帆。吾在結婚生子,38歲之年,才提筆畫水墨。從此,走進書與畫之領域,匆匆已20年。


在父親嚴格的家教中,在國中畢業後,我已打下良好的書法基礎。高職更在師長的指派中參加無數次的書法比賽,近年來執筆不綴,一來開拓自己的眼界,二來不斷地挑戰自己。至於接觸水墨國畫,是在台北石牌住家附近的市場,驚見一位藝術家在石頭上畫了精緻的山水之作,深深著迷,讓我從此踏進不歸路的創作藝術。


吾用10年的時間打下國畫山水基礎,更深深覺得自己的“不足”,於是又重回校園鑽研藝術領域,並由傳統山水走向現代水墨,在流墨、流漾、潑墨中尋求自然的肌理,並以山水為主軸,在全省的文化中心,展出個人畫展八次。


停不下來的雙手,也讓我對手工、手做藝術的生活美學愛不釋手,於是拼布藝術、襪子娃娃、捏塑公仔,我也用心取得講師資格。


2013年6月,“別漾情” 鄒恆德彩墨個展在台北市立社教館,吾加入花鳥及寫生為題材的導向,以大自然為師,仔細觀察及尋求突破、創新領域為宗旨。


吾築夢、追夢而來,樂此不彼,祈望藝術界朋友欣賞與指教。


Facebook相簿




2016/6/1~2016/7/31 蕭祖銘 流轉 油畫個展

對台灣的閱眾而言,「水牛」是一個具有特殊情感象徵的主題,不管在民間傳統、本土劇、閩南歌謠…,水牛精神講的都是只知傻傻耕耘、埋頭奮鬥的那種憨厚特質,帶有濃濃的、卻又壓抑的情感,執著地守護那方田或者那個人。

而台灣藝術史,「水牛」是一個大有來歷的題目。在蕭祖銘之前,一系列定調台灣美術史的水牛經典:包括台灣前輩雕塑家黃土水的《水牛群像》、顏水龍在劍潭公園留下的馬賽克壁畫《水牛圖》、林之助、陳澄波、藍蔭鼎、台中國家美術館直接將展廳命名為《水牛廳》、鄭善禧也在福華飯店留下水牛作品、遑論楊英風、朱銘……等等大師的水牛作品。

水牛就是這樣穩穩踏立在我們台灣藝術史的主流位置,這在區域美術史的發展脈絡來講,可歸納成一個獨特的符號系統。而作為中生代的海外華人藝術家、移居溫哥華逾二十年的蕭祖銘,卻是將這個本土符碼首度大量作為創作主題的第一人。

我們來看看蕭祖銘的作品如何談水牛。

首先他的技法層面,仍保留傳統祖師其漫長深度的實體觀察,常常打電話給蕭祖銘時,他人是身處深山溪谷中,正在進行水牛觀察,一蹲點就是一整天。「我固定觀察幾群牛,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去看看牠們、記錄牠們。」我們在作品《昇華》、《流轉》等作,都閱讀到豐熟的解剖學素描,水牛的肌理、骨骼、動態、乃至情緒,技法層面都有飽滿紮實的發揮。

蕭祖銘的水牛構圖,則有文藝復興時期盛行的虛實交錯風格:近景的主角搭配虛擬的遠景,這種手法旨在托襯主角的心性與典範,使得原本無可言喻的意念、抽象的人格,因不切實際的遠景而變得超然,因超然而變得具體可觀。蕭祖銘的水牛,也藉這種構圖宣揚出牠們的內斂與莊嚴氣度。

最後,蕭祖銘挑戰的是高風險色系,他的色系遊走在違和邊緣,如非對色彩駕馭自如的人,稍一不慎即可釀成一場繪畫的災難。作品《蒼》與《流轉》,他大膽啟用刺目的對立色,成功把水牛牽引到一個當代藝術的風格想像。

此次特展,也納入了幾件難得的加拿大風景作品,色彩布局都是獨到的蕭式古典與當代抒情,與台灣水牛群圖並陳,頗符合主題《流轉》的悠悠底蘊。


Facebook相簿




2016/4/1~2016/5/30 陳銘濃 遊走兩極 油畫.陶藝作品展

喜歡嘗試多重素材藝術創作的陳銘濃,擅長就地取材與物質運用,遊走在立體與平面兩極之間,他的油畫作品根植於常民文化的偶戲或民俗,色彩瑰麗,肌理渾厚,陶藝則顯受東方禪學影響,釉色內斂,造型樸拙,常以魚、鳥象徵自由自在,以骨、卵隱喻生死輪迴。另外透過熟練的油畫技巧,轉化到彩釉瓷板的創作,他比一般陶者更得心應手。

他來自河海交錯的鄉間,荒野、船影的童年歲月深烙腦海,像熟悉的歌謠,牽引著無法釋懷的創作泉源,聚焦本地景致的寫實油畫反映這一份淡淡的鄉愁。他巧妙的把陽光定格在畫布上,一幅風景畫就不再是單純的畫布與景象的對應,更像在敘述生命的心弦悸動。

他畫筆下的布袋戲不只描繪戲曲的演出,更想傳達的是戲偶那暗喻人世浮沉的性格面相,展露另一種人生舞台的樣貌。

陳銘濃面對每件作品的誕生,抱著虔敬的態度,畫作、陶作雖跨幅廣闊,在他的視覺語彙裡卻是相同不悖的。他的陶塑構圖嚴謹,沒有絢麗釉彩,保留更多泥土的塑性和本質,他用獨特的空間概念處理立體作品,搭配浮木、金屬、棉索、網髻等拾得物,寫實抽象並用,從中探討嚴肅的生命傳承。


Facebook相簿




2015/12/2~2016/3/30 吳英賢 掌上明珠收藏展

出生於貧農家庭,十六歲離開家鄉宜蘭壯圍北上打拚,長年在外,卻從未減少對故鄉土地的愛,幼時記憶裡的一景一物,時時浮現在腦海裏。

年輕時成家創業,收入有限,閒暇時的興趣是整理別人丟棄的信封,剪下蓋有戳章的郵票收集成冊,逐漸養成集郵的習慣,滿足收藏的快樂。集郵累積了一些經驗,遂開始收藏郵政總局發行的新郵票,在各式主題中,對民間故事系列套票情有獨鍾,或許在這三四十年的集郵過程中,這些發人懷思的鄉土故事最能撫慰我這異鄕遊子的思鄉情懐吧!

投入電子零件製造業四十多年,沒有在最關鍵的八九零年代隨同業外移大陸設廠,反而根留台灣繼續深耕,回到自己的故鄉宜蘭設廠創造就業,甚至在幼時耕作的土地上成立掌上明珠會館,致力於美食、茶道、藝術的推廣,希望能永續經營宜蘭在地的文創產業。

從一個藝術領域的門外漢,隨著見識的增長與各方的交流,逐漸領略藝術創作的內涵。其中,我特別欣賞雕刻古玩,欣賞這些巧奪天工、匠心獨具的作品,經過時間淬鍊所散發的歷史光輝。遙想在那個沒有電燈、電動機具、電腦繪圖設備的年代,工匠師傅全靠手工、經驗及耐心細膩雕鑿,將刀下的人物、花木、鳥獸構築了一個又一個故事,而如毫毛、枝椏、衣袖紋理等令人讚嘆的細節則完全反映其過人的專注與毅力,他們是時代裡的無名工匠,但是追求美的精神卻永遠長存作品裡。藉由此次展覽,分享這些讓我愛不釋手的收藏級這些作品帶給我的感動,亦盼祈各界不吝賜教!


Facebook相簿




2015/10/2~2015/11/30 藍文萬 巧奪天工 木雕展

藍文萬,1963年出生於台北縣貢寮鄉,是木雕類比賽的常勝軍;亦曾多次受邀於總統府藝廊展出。2001年作品木雕類『延生』、2003年木雕作品『鋤出希望』目前皆為木雕館所典藏;也曾獲國家工藝獎 - 金工類的肯定;2007年更獲得全國木雕藝術創作冠軍。精雕細琢出來的作品無不叫人嘖嘖稱奇,擬真程度令人讚嘆,件件都能看出所投注的心血及無比的耐力與專注力。堪稱國內難得一見的木雕精工大師。

從小生長面向大海山林的環境,是個道地的山裡孩子。每天走1、2個小時的路去上學,回家後就負責放牛、養雞、種菜,大自然成了他最熟悉的事物,也磨練了吃苦耐勞的毅力。整日與大自然為伍,無形之中培養出對大自然美感的敏銳觀察力。國中二年級時遷居宜蘭,定居頭城。國中畢業後,為了幫忙家計,當過鐵工學徒,磨練出扎實的鐵工技術與吃苦耐勞的毅力;當過廚師,學得冰雕及花果雕刻的技巧;而後自學木雕,並將傳統木工雕刻技法及金屬鍛造相互融合,創作出美麗又難得的不鏽鋼金屬雕刻與木雕作品。

「因為沒有拜師學藝,所以沒有基本功,完全靠自學摸索。」藍文萬無不仔細觀察萬物,或買書來看造型、輪廓,自學苦練出精湛的技藝。「在木雕界,螃蟹成了藍文萬的品牌。」雕毛蟹非常的耗工,每根短毛都要細細地雕,讓不起眼的木頭在他的刀下,演化成充滿靈氣的生物。

藍文萬說:「常有人問我,雕刻前有沒有事先構圖?事實上,我都是藉由跟素材對話,利用木材的天然造型與肌理、質感,便知道我想要雕刻是甚麼樣子,再根據實物形象雕刻,才能體現出作品的細緻精妙,逼真傳神。」顯然他對自己作品維妙維肖的境界感到自豪,同時也令人感受到他對傳統木雕藝術的熱愛與投入!


Facebook相簿




2015/8/1~2015/9/30 林麗琪 野花散步 植物畫展

走進山林的時刻,樹林裡的動靜深深吸引我的目光,我看見飛舞的蝴蝶、啃食葉片的蟲子,鳥兒在枝頭覓食跳躍移動的身影,我喜歡觀察野地裡細微的生命,記錄生物成長過程的發現與驚奇,藉由描繪葉片、花朵,掉落野地的一段枯枝,感覺植物的呼吸,自然繪圖就像一把鑰匙,開啓我探索野地的方式,讓我體驗自然中形形色色的生物脈動。


畫一片落葉看見葉子枯萎捲曲的變化,畫一朵花體會植物的生命,每個果實種子皆為傳遞新生的希望,一片草叢、一處樹林在我的畫紙上慢慢綻開,跟隨季節更迭,欣賞自然豐致的變化,感受空氣中的溼度、氣味,自然賦予我靈感的泉源,從記錄身邊的小花野草,喚起生命單純原始的感動。


Facebook相簿




2015/6/2~2015/7/30 藍榮賢 光彩飛揚 個展

揮別「台視」絢爛人生的舞台,歸真返樸潛心作畫的藍榮賢,迎面走向另一幕人生大對比。原先職場上有如眾星拱月的年華;現在的鄉居歲月是沈潛、反芻與親海親水的平靜日子。

藍榮賢不再依賴人脈交往,而天天與自然為伍打通新畫路,這就是本次展覽的部分成果。風景畫方面著墨最多的是日出之海,他經常天未亮即已來到宜蘭海濱徜徉,為的是要捕捉太陽昇起的剎那,美好的一天就從這一刻開始。日出既是希望又象徵光明,藍榮賢為自已的創作鋪出一道光芒。

日出的主題還算是次要,最重要的動機是心靈世界大調整。「台視」高階、高薪年代的生活的確多釆多姿;今天將如何歸零,重新來打造繪畫風格?於是藍榮賢選擇從浴火鳳凰出發,以「飛翔」系列進行火鳥造形,橫長巨大畫幅佔滿牆面,充斥著反勾的翅膀,象徵火鳥的藝術語彙,彼此交織,相互流動,產生一種飛躍的旋律。加上鮮艷的色澤,粗放的肌理,頗起震憾作用。

最近的作品,藍榮賢以「蝴蝶」系列推出他早期水彩畫極為拿手的縫合、疊壓與潑灑的效果。「蝴蝶」系列,即壓克力顏料稀釋成液狀之後,隨意潑灑到已安排好區劃的畫布上,藉版畫手法之滾、壓、轉印等技法,保留意料之外的紋理作底,然後畫上重複的、抽象的大大小小蝶群。色彩表現季節,縫合傳達併貼新境,顯現出一種即興之美。

意境之外的技法其實是有跡可循的,本展中同時陳列藍榮賢青少年時期的佳作,證之他的風格是一脈相承的。當年,藍榮賢出品「台北市美展」或「全國美展」的作品,都屬新潮創作,那種革新理念的火花,終於在歸零後復燃,氣魄更大,展現了藍榮賢秋收的格局。

人生四季的收穫期,遠離紅塵,重拾孤寂,僅餘唯一的工作只有思考與畫圖,心是寧靜的,也是充實的。掌聲和喧囂離他愈遠,與鄉間溪流、故里小瀑的對話反而愈有機會。聽覺的注意力集中到澎湃的濤聲和孱孱流水,極想當下留住此種感覺的衝動,遂也成為他執筆創作的主題,水的描繪是他近年來畫作的要角。

喜愛水到喜歡飛,是現階段藍榮賢的題材訴求,前著欲創造音效;後者是立欲向上,都代表他回到宜蘭故鄉的再發現和再起步。


Facebook相簿




2015/4/1~2015/5/31 張金蓮 黑夜裡 看著這樣的風景 創作展

人間若是一座花園,藝術家則是夢的散播者,他們為這世界帶來非凡的夢想,長出朵朵奇異之花。觀者透過藝術家的眼及多樣貌的作品表達,彷彿也打開了自己的視野,聽見了自己內在的聲音與渴望。

我的各項創作,都有不同的心識流露,在其中交織交替著。關於攝影,是我造境寫詩的工具,寧靜無言的鏡頭世界,異想的眼睛沒有了界線,風景更迷美,只剩下單純無猜的朦朧色塊,看著花,我彷彿進入了光的形體,攝影是我純淨具象又抽象的精神面。繪畫、水墨、書寫卻是知與未知的意識流,世間的新奇與歡喜。雕塑則是展現赤子天馬行空與強韌的生命流動,早期的雕塑只是表現肢體,隨著生命領悟,開始加入我在自然中學習的所思所觸所想,壓抑的生命如何轉化成春天的枝芽與流水,即便日子有如影隨形的陰影和膠著苦澀的黑暗,但生命總是向陽,如何在所處難為的情境中,放鬆,這是自然的教誨,所以我的人體裡有春天。有自然的哲思,我想分享表達這種生命豐沛的感覺。從1988年至今,就這樣做自已的高興,二十幾年如一日默默的自我完成。完成甚麽?完成自己的無中生有,完成心中的理想與歡喜。

藝術帶領我走入屬於藝術的宗教裡,覺得藝術創作者都是物質界、自然界、精神界的轉譯者。我們看見別人沒看見的沒感受到的再內化變成文字、圖像⋯⋯無論是具象或抽象,如實表達自己的所見,這真是令人著迷的世界。它永遠沒有終點,在裡面不斷架構,開創自己的新視野,並把它呈現出來,這是藝術對我很重要意義所在--

我看見 我發現 我創造 我消失

疲憊的肉體沉寂時,是靈魂甦醒處

白夜 黑晝 各自飛翔 各自延續

喜歡在創作中藉由人體窺向自然的沉思,山水花朵從身體長了出來

創作的喜悅,來自舊的已死

叛逆那枯燥無味的現實與體制,讓生命盡情展現

當下打破時間,情感的束縛

在一時空內幽遊絢麗漂浮


Facebook相簿



2015/2/1~2015/3/30 陳惠美 花.非花 創作展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去。」

 唐.白居易


我相無相、實相非相,然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幾人能不著相?

絲線纏花、皮革塑花,然名雖為花、實不是花,永綻而不凋零!


美能引來讚嘆,美能帶來平靜,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

邀請有緣的您,同來欣賞非花之花,共領非霧之悟...


Facebook相簿




2014/11/1~2015/1/30 李宗儒 致雪山白鳳凰

「雪山白鳳凰」一詞是出現在一部以1930年代粵劇家南海十三郎生平事跡為題材而改編的舞台劇,于1993年在香港上演。劇中以一幅名為「雪山白凰凰」的畫作貫穿全劇(其實只是一張空白的白紙),藉此隱喻創作者縱使身處在艱難的時代中,也要對創作保有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並且堅持而不忘初心。


Facebook相簿




2014/8/1~2014/10/30 梁全威 閱讀文明 油畫個展

全球化的浪潮下,世界各個角落的文化獨特性已經逐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消費的大一統文化。於是,物質文明充斥,人們成天與欲望為伍,消費變成人類活著唯一的意義。當欲望膨脹,大到無限大,可以任意左右我們心靈的時候,我們麻木地活著,如溫水煮青蛙一般,在舒適中慢慢地死去。


我以欲望作為社會觀察的切入點,透過欲望,打開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背後指向的意義。我借用動物的眼光,進行閱讀當代文明的大敘事,呈現當下人類的生存狀態和心理變化。人有欲望原本無可厚非,連動物都有欲望,我們對物欲、食欲、色欲,乃至於權力的欲望,都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不須為此大驚小怪。然而,透過動物當主角,並賦予牠們擬人化、情感化表現,帶出劇場式的凝視,畫面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幻經歷,這樣的凝視或許諷刺,卻有助於觀照人類自身的文明。


「閱讀文明」這個展覽將今天這種似乎變了調的欲望和荒謬的舉動拉出來,供大家省視欲望真正的意義。欲望,它可能像鴉片一樣,讓人們在不知不覺中舒服地、慢慢地自我毀滅,或是將自己的欲望滿足建立在侵略、毀壞他者的身上。我們今天的世界不斷的發生衝突和戰亂、疾病的蔓延、環境的污染以及對地球資源的掠奪和破壞,無不跟欲望有關。我想凸顯的是,欲望發展至今,已經讓一切變調。欲望不斷地膨脹,人類的知覺卻近乎麻木,仍然不停地無限上綱。人類在滿足欲望的同時,文化消亡,精神其實是極度迷失、虛無,甚至墮落。更諷刺的是,人類的欲望建立在自我毀滅和毀滅他者之上,而這些穿戴欲望華麗外衣的美食、高樓大廈和所謂的現代化發展……,卻被捧為時尚和進步。儘管有前車之鑑,後來者仍像飛蛾撲火一般前仆後繼。這齣戲,讓人看了笑中帶淚。


Facebook相簿




2014/5/1~2014/7/30 廖述乾 好事成雙 銅雕展

舞文弄墨、咬文嚼字的文字遊戲非我所長,思慮許久不知從何下手?提起筆是千斤之重,比起那雕塑刀、砂輪機......等的器具都來的難。


我愛這片土地,我將所見所聞具體的表現在創作上。農村生活是早和著泥巴至黃昏,翻開泥土播下的種子,再施肥、灌溉、除草,幸勤的耕耘就等著豐收的到來。


誰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他們總是用最認真的態度,灑下他們全部的愛。我想和他們一樣和著泥巴,播下文化的種子,期待著它們在寶島上一天天的長大。


獻給一直堅持為這塊土地付出的人們這份精神,將永遠長存。


Facebook相簿




2014/2/1/~2014/4/29 沈東榮 鏡華水月 2014個展

「當他將被覆在畫布上布縵掀開時,畫面中鮮豔欲滴的葡萄,立即引來駐足在一旁小鳥們的目光,進而飛來啄食」這是羅馬歷史學家普林尼(Pliny)描寫宙克西斯(Zeuxis)畫作的效果。在這場繪畫的競賽中,不論是宙克西斯的葡萄、或是巴哈修斯(Parrhasius)的布縵,他們的身份行徑都符合柏拉圖所言:「假相的製造者」。然而,當藝術被推至形上學的高度時,圖像不再只是現實單純的摹倣或複製,誠如柏拉圖所言是對真理的摹倣,於是圖像與真實世界的關係愈形複雜。


圖像既是對於真實的追求,卻又與真實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猶如鏡中花、水中月,它扣緊了一種真實,而真實總被不同的方式解讀著。宋人工筆白描的茶花圖,精簡的線條以和緩的速度、平穩的墨色落筆,似乎我們可以感受到此位宋人畫家的呼吸脈動;對照另一幅十七世紀簡單的小白花油畫作品,薄塗的畫法,畫家一次次的呼吸脈動被融合在色調的堆疊之下,而以無可捉摸的色彩層次完成圖像。無論是「一筆見性」的水墨線條、或是「十年磨一劍」的古典油畫,真實被以不同的手法處理。因而,不同的圖像,揭示不同文化的對真實世界的美感轉化。


鏡裡看花,或許有別於慣性的風采;水中之月,輪月的姿態更添幾分。而鏡華水月,「無心去來」,影象的流動幻化,無所費力、不著痕跡,那也是一種鏡界。


邀請您來閱讀鏡華水月的虛實美感。


Facebook相簿




2013/11/1-2014/1/30 陳銘濃 異境美學 油畫.陶藝作品展

九十年代之後, 文明社會科技的過度擴張, 光電、數位的研新發明,使人和人之間產生冷漠與疏離感,間接影响人面對生活的態度。科技再發達,也無法改變多數人對自然的好奇與渴望,以及源於內心對土地的眷戀之情。在這樣來自八方的撞擊下,我選擇靜觀,也藉此沉澱身為美術創作者,面向快速變遷的世界,所該有的獨立思考。


現在我的創作方向有些微的轉變,減少了偶戲廟埕文化的喧鬧繽紛,也或許和我耳鳴的毛病有關 ,深感寧靜致遠的可貴。來自鄉間的空曠、安靜,變成難得的奢望。藉著孤佇斑駁的漁船,目視遠方,海水浪花和微紅的晨曦,似乎全部凍結成一幅寧靜的畫面。這樣靜謐的畫面,在現代人的眼裏越來越少了……。


除了田園鄉土的懷舊油畫,另一個展出系列是陶藝,我喜歡藉由鄉間腳下的泥土,掺在陶土裏,高溫燒出質樸的作品,再裝置海邊的繩索、浮木,頗有東方天人合一的禪味,陶塑品味自成一格。


現代藝術的範疇裏,即使我們以西方為馬首,也可在最前衛的地方,看到最原始的反動,反之在保守的傳統中也可嗅到一股清新的芬芳。幼年深植於心的廟會活動、河海自然的沙灘,處處在心裏牽動著我。在異鄉數年的日子裏,更直接領受西方前衛藝術的衝擊,在東西文化的激盪下,我有了反芻的契機,也歸納出:台灣含蘊自然禪機的本土藝術才是我一路要淬取的藝術養份。


Facebook相簿




2013/8/1~2013/10/29 羅得華 如我隨行 琉璃的饗宴

眼睛是景象的容器

耳朵是音聲的容器

鼻子是氣息的容器

口舌是味道的容器

身體是靈魂的容器

你閱讀是我思維的容器

看形式是溝通的容器

讀琉璃是分享的容器

氣孕琉璃是為忘我的容器

如果你一眼之後便渾然忘我

那是我人生意義的容器

在一剎那間 你便見到自身的美麗

那我的琉璃就是你的容器

也是承載世界的容器

Facebook相簿




2013/5/1~2013/7/29 黃弘道 陽光.人群.莎拉曼加 油畫創作展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思考及創作的重點在「人群」的意念上。「人群」是一種無聲的語言,清晰地描述著這個城市。每一次面對人群,總是衝動地想把那一剎那影像凍結起來,希望在往後的生命裡,反復再看時,那種珍貴的感覺,可以再回來。


寒冷的1995年初,我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西班牙小城「莎拉曼加」。莎拉曼加是一座有八百年歷史的大學城,中古時代,便是歐洲學術思想的重鎮,城內有許多雄偉的教堂、古樸的建築及隨處可見的石板窄巷和廣場,無處不展現著深厚的歷史文化氛圍。然而,最令我著迷的卻是那衣著得體、生活悠閒的人群。要不是親眼所見,你絕不會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熱切的散步態度,那是一種令人印象深刻的選擇和執著。當我走在人群中,真的瞭解到,他們是如何把這樣看似不起眼的事,變成一種自然的全心投入,他們是完全認真又如此自在地享受這件事。因此,散步的人群成了這個城市的重要「景觀」,更給了我很大的聯想空間。


透過那遙遠西班牙小城的人群聚散、陌生的臉孔及心中不斷湧出的人群意象,我的作品只是一幅幅「陌生人群」的畫像嗎?我用作品解析與探索的是屬於人類共通的心靈世界,在展出中,每一件作品並不是單獨存在的而是提供了一個「空間」,是外在的也是內心的,讓人們能走進去重新思考「人群」。但願在你穿過「陌生人群」之後,也能夠開啟一扇被你擦身而過的窗,駐足片刻;也許會發現,原來你就在人群之中,原來驚喜是可以這樣相遇。


Facebook相簿




2013/1/24~2013/4/28 李蕭錕 山中花開 禪與花的對話

李蕭錕老師對於藝術創作與研究,特別專注於東方藝術與哲理。因創作與工作所需,除藝術外,並旁及文學、哲學、心理學及宗教學,特別是禪宗之研究、寫作與禪畫創作。


在老師的作品中,他透過小和尚來表達他對佛學的見得。在畫作的邊緣,他經常用書法寫下佛經,特別是有意義的人事物。雖然李蕭錕老師探索這些嚴肅的主題,他的畫作一開始看會覺得原始和平淡,但事實上確是自然又富有生命力,給人們對生命的啟發是知足常樂,亦展現了他優雅的幽默、樸實的創意和對生命幽默的態度。


Facebook相簿